下乡“夫妻档” 他们成了不敢和孩子视频的父母

2021

/12/23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董昊骞 仪首歌

手机查看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董昊骞 仪首歌 菏泽郓城报道

  “爸爸……”当听见女儿通过视频奶声奶气地叫着自己时,孟凯的眼眶瞬间发酸。作为男子汉,他能做的是抬起头,尽量不让眼泪流出来。

  算起来,孟凯和爱人于江已连续几个月没摸摸女儿的小脑袋了。而最近一个多月,女儿因为过于思念爸爸妈妈,每次视频电话都会哭喊,继而上火、咳嗽。孟凯和爱人也由此变成了不敢和孩子视频的父母。

  夫妻俩为何数月不见女儿?这还要从他们“下乡”开始说起。

孟凯博士(中)在养鸡场里进行技术指导。

  女儿不到1岁,他到郓城县脱产挂职

  2020年,山东省农科院召开了建设乡村振兴科技支撑型齐鲁样板示范县动员大会。在会上,家禽研究所的孟凯博士深刻认识到年轻农科人的担当,便主动申请去郓城县脱产挂职。

  妻子于江作为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博士,也是他的“战友”:“你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就行,家里有我。”孟凯的父母也非常支持儿子的决定。

  于是,在孟凯“下乡”的一年里,妻子和母亲照顾着刚学会走路的女儿,父亲则在老家照顾88岁的奶奶。

  2020年8月4日,孟凯到郓城县黄安镇挂职科技“第一镇长”。作为省农科院第一批郓城挂职人员中唯一的家禽产业方面专家,他不仅要为黄安镇上的家禽散养户服务,更要为整个郓城县的家禽养殖产业服务。

  一年来,他依托家禽所家禽疫病团队为养殖户找专家、送知识、送技术,覆盖了整个县域,使当地养殖户的饲养水平有了大幅提高;并在郓城规模化蛋鸡养殖场中全面推广鸡蛋品质的综合控制技术,使鸡蛋价格比其他养殖场平均高出0.2-0.5元。

  同时,孟凯积极联合畜牧所、资环所废弃物处理的专家,对蛋鸡场中的废弃物,如鸡粪、污水、病死禽等处理现状进行调研,并最终找到了一条可行的粪污资源化利用方案。

  开私家车,1年在郓城跑了4万多公里

  在郓城挂职期间,很多养殖户都知道孟凯的手机号,他24小时不关机,以便养殖户有紧急问题时能第一时间联系到他。

  今年夏天的一天晚上,孟凯突然接到了张鲁集镇一名养殖户老张的电话。

  “孟博士,你现在能不能过来?我们鸡棚里突然死鸡了!”

  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这是家禽养殖业里的一句行话,意思是家禽一旦出现疫病,养殖户的损失会非常大。孟凯深知其中紧迫,立马开车前往张鲁集镇——一个距离他挂职的地方约50公里、车程1小时的地方。当晚,孟凯就帮老张找到了原因,并很快解决了问题。

  “科技助农,情系百姓。”今年8月,老张特意给孟博士送上了一面锦旗,表达着自己的感谢。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一年时间,孟凯开着自己的车,在郓城的田间地头跑了4万多公里。“既然要把论文写在大地上,就要下到田间地头,把这一篇实践的‘论文’写好!”

孟凯博士一家三口合影。

  孟凯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孟镇长在我们这里踏踏实实干事情,一心为民,真正把科研论文写到了大地上。”黄安镇党委书记禚来涛如此评价。

  今年8月,孟凯挂职期满,回到济南。他的爱人于江接过接力棒,向院里提出“下乡”申请,到烟台招远挂职。

  “我们就想着学有所用,用我们在实验室里掌握的理论和技术为农民和养殖户带去效益。”孟凯说。

  只是,这就苦了才2岁的女儿。因为老家还有奶奶需要孟凯的父母照顾,夫妻俩只好把女儿送到了远在莱州的孩子姥姥家。

  至今,夫妻俩已好几个月没见到女儿。尤其最近一个多月,女儿因为思念爸爸妈妈,每次视频电话都会哭喊,导致夫妻俩根本不敢和孩子视频。

  采访当天,孟凯和孩子姥爷联系时,女儿听出了他的声音,吵闹着要和爸爸视频。

  “爸爸……”当通过视频听见2岁多的女儿奶声奶气地叫着自己时,孟凯的眼眶瞬间发酸。

责任编辑:解西伟

##########
<strike id='pd'><fieldset></fieldset></strike><address id='akRtwls'><bdo></bdo></address>
<big id='VYaTo'><big></big></big>
    <caption></caption>
      <em id='sfWUCJ'><address></address></em><em id='sca'><acronym></acronym></em>
      <s id='jxMUcfX'><blink></blink></s>
      <optgroup id='gEpq'><var></var></optgroup>